您好!欢迎访问江苏国茂减速机股份有限公司网站!国茂减速机型号查询样本下载。

国茂总部服务热线
13775018390 王经理

新闻中心

联系方式
  • 13775018390 王经理
  • 26070640@qq.com
  • 常州市武进高新区西湖路111号

让我们全社会都来担当环保责任和义务

作者:国茂股份来源:原创发表时间:2010-05-02

    国茂50亿特别策划(续)从现在起,抓紧时间,全员而动,科学而为——共同为国茂50亿项目所有工作做好充分的准备!【让我们全社会都来担当环保责任和义务】

    编前语——

    下面的一篇《极端天气,我们该如何应对》警示文章,清晰地告诉我们:极端气候的频繁出现,应引起我们全社会的高度重视和科学作为!

    是啊,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个人、企业和部门、国家,现在,我们都要更加树立起牢固的保护气候与环境的科学意识,改变粗放的消费、生产和服务、发展模式,并在不同层面、同一目标下,共同协调和实现一致的“发展、适应、减缓”环保行动。

    因此,正行进在第二次伟大创业发展征程中的国茂集团,以及每一个意欲振兴中国减速机民族工业、铸就百年国茂的国茂人,也都要有此浓浓的环保意识和行为。作为集团,要在国茂50亿、国茂品牌发展中成为社会环保的模范和先锋;作为个人,要在生活、生产、工作上的各个环节和细节方面注重环保,从而,汇成合流,有力保证国茂能够在精益管理、清洁生产、节能降耗、绿色环保的轨迹上,科学发展,高歌猛进,和谐长远。

    极端天气,我们该如何应对

    近一段时间,国内外一系列异常、极端、恶劣的天气,让人们越来越担忧:《后天》、《2012》等灾难电影中那些令人震撼的场景,是否会成为现实?因为,极端天气增多已是不争的事实!

    极端气候在江苏乃至全国将会频繁而复杂地发生

    江苏省气候中心发布的2009年气候公报显示:去年全省十大气候事件中,有不少属于1961年以来的“五十年一遇”极端气象,甚至还出现了“百年之”的天气。省气候中心项瑛等专家举例说,去年5月9-10日南京达到34.9℃,成为近百年来同日高气温;去年7月7日,南京地区出现了50年一遇的大暴雨天气,降水强度之大历史罕见;去年11月中旬的那场“早雪”,也让人难以忘怀。

    自去年12月入冬以来,江苏省气候异常,出现了寒潮、暴雨、雷电、大雪、冰雹、大雾、冰冻及连阴雨等多种灾害性天气,2月还发生了单日同时出现暴雨、雷电、降雪、冰雹和冻雨等复合性天气过程,这在江苏有气象记录以来还属首次。

    气象专家表示,总结近50年来的气候灾害事件,突出表现为:大部分陆地区域强降水发生频率上升;热昼、热夜、热浪更为频繁;更大范围地区发生强度更强、持续更长的干旱;热带气旋(台风和飓风)强度增大。

    “由此预计在本世纪,极端高温和强降水事件发生频率很可能持续上升;热带气旋(包括台风和飓风)可能更强。这将使我国极端气象灾害发生的频率、强度和区域分布变得更加复杂和难以把握,所造成的灾害也将更为严重。”

    不能简单归咎于气候变暖

    天气极端事件频发原因何在?“不能简单地将此归咎于气候变暖”,气象专家大多这样认为。他们表示,在全球变暖的过程中,极端性天气事件是在增多,也就是说极热和极冷、极干和极湿的这些事件都在增加。但还不能说,现在所遇到的每一起极端天气事件,都和气候变暖有关。

   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翁笃鸣表示,全球气候变暖已经是公认的事实,但现在我们对于全球变暖所带来气候变化的预测,都是基于大型计算机分析和模拟的情景。翁教授质疑说,“现在气候变暖已成了一个筐,什么天气气候灾害都往里装。这不是科学的态度。”

    “综合来看,极端事件形成的原因比较复杂,这些过程性的天气变化不能简单地与全球气候变暖画等号。”江苏省气候中心副主任周学东认为,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关于全球变暖的报告,是基于气候模式建立的,包含有经验性参数在里面,但并不一定与某些具体的天气极端事件一一对应。例如近的天气异常就与去年6月形成的新“厄尔尼诺”现象有关联;国内西南大旱,主要跟环流变化有关。

    面对气候变化,既不杞人忧天,又当有所作为

    “有些对未来气候情景过于悲观的看法是没有必要的。”翁笃鸣教授表示,气候变化是一个相当缓慢的渐进过程,人类、生物界都能逐步适应,更何况现代科技高度发达,“只要人类把科技力量用在和平发展上,全世界成为和谐世界,人类定能适应未来气候变化,会创造出更美好的未来。”

    “虽不能杞人忧天,但我们也必须采取积极的态度来应对,并拿出具体措施。”气象专家表示,对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大国来说,首先应加强防灾减灾能力建设,建立重大气象灾害的监测、预测和应急保障系统,把气候变化可能造成的损失降到低。其次,发展低碳经济,实施可持续发展,同时坚持“发展、适应、减缓”并举的理念,改变生产和消费模式。